视频专区
 
相关链接
首页 >> 棒球首页 >> 海外传真
少年队获世界棒球赛冠军 部分队员曾系街上弃儿
2010-11-08 10:40:00 中国新闻网
[字体: ]

  让苦孩子成为棒球冠军

  这是为生存而进行的一场战斗。“狼走千里吃肉,狗走千里吃屎”,你不想低贱地活,就要狡猾,要狠,要拼命打球,像狼一样

  本刊记者/张蕾(文) (发自北京、上海)

  比赛打了快两个小时,东京江户川球场的气氛在夏日的搅拌中愈加焦灼。

  球场远端的记分牌显示:中国对中国台北6:3,延长局7局下半,中国队防守,中国台北队进攻。

  11岁的投手姜子超深吸一口气,看了看场上局势:满垒,两人出局。轮到中国台北队第5棒球手的最后一次打击机会。如果挥棒落空,则比赛结束,中国队获胜。如果被打成安打,则台北队有可能继续追赶比分。

  球投了出去,被对方击出了2垒方向的快速弹球,二垒手强巴仁曾奋力一扑将球稳稳地接住,抛向了早已进位的游击手鲍振北。对方被封杀,比赛结束。

  这些来自北京大成学校——新星龙人棒球俱乐部的孩子们,在一般的老师和家长看来无法管教,有的孩子是被父母扔在街上的弃儿,有的是因为养不起而被家人送到福利院的苦孩子,好一点的,是被困在大山里喝咸菜粥、祖祖辈辈难熬出头的乡下娃子。就是他们,在今年7月,为中国棒球夺回了阔别11年之久的世界少年软式棒球锦标赛的冠军。

  1

  夺冠的奖杯顺次排列在教练李伟办公室兼卧室的窗台上,足有十多个。

  李伟泡上一壶茶,剥着山里带回来的一大编织袋花生——花生壳上沾着土,生吃还带着土腥味,可也甜丝丝的。

  “吃吧,不吃对不起山里的孩子。”李伟半开玩笑地说。

  今年十一前,他去了趟河北省曲阳县下岸村,此行不仅扛回了一袋花生,而且带回一个孩子。在下岸村,村里唯一一名老师郜艳敏是河北省十大感动人物之一,她盼着李伟带走更多的孩子。自从她送到北京光爱学校石清华校长(就是某药品广告里“103个孩子的爹”)那里的张向阳(父亲70多岁没有抚养能力,母亲离家后便杳无音信)被李伟挑走之后,郜艳敏仿佛看到了解救这些孩子的又一途径。

  “多了我也带不走,我养活不了那么多。”李伟一摊手。郜老师只得说,欢迎你经常来吧。

  10月1日这天下午,北京丰台一个老居民区的角落,大成学校的棒球队在一栋旧楼的三层,楼梯还是古老的外置铁梯,有些锈。新来的孩子不停地哭闹:“我要回家!”

  这个第一次走出大山的孩子刚一来到北京,就哭得嗓子疼。

  晚饭吃了牛肉、卷心菜、鸡蛋、馍馍还有大米饭。再问那孩子:还回家不?孩子坚定地摇摇头:不回了。第二天,他开始手缠毛巾,对着训练场的围栏抽打——姿势看起来像是投球。学着一个大孩子教他的样子:左手平举,右手缠着毛巾挥抡过去,毛巾拍打在掉了漆的栏杆上,乒乓作响。

  国家队队员贾昱冰时而在旁边做下指导,他很喜欢孩子,有空就来李伟队里帮忙带着孩子们训练。他记得年初张向阳来的时候,吃饭吃得吓人。“慢点吃……你吃得了吗?”贾昱冰问。“吃得了。”张向阳回答。“好吃吗?”“好吃。我俩星期没吃饭了。”(李伟说,在一些福利机构,星期“一二三四挨饿,六日来的人多,才给你吃”。)“这儿(棒球队)好吗?”“好!”“哪好?”“什么都好!”

  9岁的孩子,差不多两大碗冒尖的米饭,全吃光了。

  吃饱了的张向阳,训练也很拼命,有时跑得运动裤屁股兜的里子都翻出来了也全然不知。这个时候,平日凶巴巴的大胡子教练李伟会像个温柔的妈,把里子给孩子掖回去。

  2

  2004年有一阵子,32岁的生意人李伟常常做梦,梦见小的时候,跟一帮孩子一起打球,打棒球,那开心,那纯真,那荣誉感,那种简单而幸福的生活,在今天他所面对的生意场上,被剥离得一丝儿都没留下。

  他想要回去。

  从小入选国家少棒队,16岁打过世界少棒锦标赛,在首都体育师范学院竞技体校念书。球打得不错的李伟确实极不安分,因打架被学校开除,考首体师的大学部分数也不够,北京棒球队要他入队,他却觉得跟一群陌生人打球没意思。就这样,上世纪80年代末,文化水平只有小学4年级的李伟退出了棒球队,退出了学校教育体系,蹬上三轮车,开始冬天卖菜、夏天练西瓜摊,后来收废品、经营个体出租车等等。不到20岁,成了富翁。

  但他不快乐。从小没有生长在父母身边的李伟永远记得,寄住在舅舅家时,一家子背着他偷偷炖鸡吃,还是孩子的他在心里产生了“原来我就不是这家里的人”的震动,他意识到自己得长大。“5岁时我就想自己10岁,10岁时就想我20岁”,舅舅一家不给他吃,他就去偷别人家的鸡,“做什么事情我都得做到成功为止”。

  唯有棒球,不管怎么都与成功相差甚远。

  2004年6月的一天,李伟开着车去了呼和浩特,他认识那边教委的一个人。以俱乐部的名义,他招了14个孩子——其实所谓“俱乐部”,只有他一个光杆司令。

  “我跟家长见面谈话,家长说我们不知道棒球。我说你们可以到这边来看看,就当到北京来玩,觉得行就让孩子留下来。”李伟包了这14个孩子和家长来回的火车票,以及在北京吃住一个月的费用(加起来大概4万块钱)。

  一个月后,观光完毕的家长领着孩子们都回老家了,只留下来仨——两个孩子是亲戚关系,顽劣到家长头痛,只有李伟凶得住他们;还有一个孩子,叫杨燕勇。

  3

  从小没有人教育杨燕勇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。直到2004年6月,他11岁的某一天,出现了一个大胡子男人。

  大胡子让他和一群孩子一起在操场上跑,他跑了第一名。大胡子问他:“你爸妈多高?”他不言语。旁边的小孩们嚷嚷:“他是孤儿!”

  接着,他就被大胡子领走了,留在了北京。

  大胡子对杨燕勇也很凶。他抓起杨燕勇胸前挂着的十字架,问:“你信吗?”

  “信。”杨燕勇回答。并未对他的DNA做出任何贡献的“奶奶”信天主教,把自己的信仰给了他。

  “谁也不要信,就信你自己。”大胡子把他的十字架拽下来,扔了。

  杨燕勇在草丛里捡回十字架,又戴上。

  那一天,杨燕勇知道了,大胡子要教他和其他孩子一起打棒球。

 1/3  [1] [2] [3] >>
 
关于华奥星空 - 隐私保护 - 广告服务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:0105094 发证机关: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
ICP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30713号
本网站由华奥星空(北京)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
客服及报障电话:4008102008 客服及报障邮箱:operationcenter@sports.cn operationcenter@sports.cn